欧洲最大的悬案 到底谁是开膛手杰克

2月 14, 2020 优德88登录网址

欧洲最大的悬案 到底谁是开膛手杰克

英国的历史和咱们大天朝相比肯定微不足道,但如果娓娓道来的话也够说上个三天三夜。相信英国的“鬼历史”大家都听过不少,而伦敦更是一座“鬼城”,各种流言纷争,捕风捉影的故事,经常在我们耳边回绕。今天再和大家聊一聊另一段,19世纪末期,发生在伦敦白教堂的真实往事:开膛手杰克(Jack the Ripper)。

伦敦最乱的是东伦敦(东区),在历史上东伦敦一直是是难民营,所以很多穷人最乱的地区。虽然近几年一直在改善,但是乱的根深蒂固,不建议生活在东伦敦。东伦敦在泰晤士河以北,伦敦市中心以东,刚好在白教堂西边附近开始算。白教堂地区是有色人种地区,人员很杂乱,路上街灯也很少,建筑也相对破旧,夜晚的白教堂让人不寒而栗。所以不建议自己独自去那片区域,而且最好是白天去。

1888年8月31日凌晨3点45分,伦敦白教堂附近的屯货区一具女尸被发现。受害者除了脸部颈部有着严重的损伤,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其被彻底剖开的腹部,以及暴露在外的肠子。接到报案的警察很快确定了死者的身份,他就是时年43岁的性工作者玛丽尼古拉斯。这是8月间在白教堂区发现的第二个被开膛破肚的女尸。上一个受害人玛莎塔布莲也是一名性工作者,身中39刀毙命。19世纪末的白教堂区是伦敦市犯罪和暴力的温床,黑帮和妓女覆盖了街角和后巷。但即便是这样,连续两起的暴力杀人事件仍然让见惯了街头犯罪的白教堂居民人心惶惶。追逐热点的小报顺势推出了一个名为“白教堂妓女某系列谋杀案”的大标题,销量剧增。这个曾经让伦敦居民嗤之以鼻的白教堂区忽然变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对象。平日里互称绅士淑女的人们嘴里诅咒着罪恶滔天的谋杀犯,内心却迫不及待地想通过报纸了解命案的一切细节,甚至期盼着这场系列谋杀案能迎来一个更戏剧化的进展。而正如我们所知的那样,报纸读者们内心耻于言表的渴望最终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满足。

仅仅在玛丽尼古拉斯被发现的8天后,另一个靠卖身维持生计的47岁的安妮查普曼被发现死于一户人家的篱笆后。暴力在安妮的身上升级到了一个让人战栗的高度。除了腹部被剖开肠子被拽出外,安妮的一部分子宫和腹部的肉也被割走了。杰克-奥康奈尔还没等警察局的专员们为这几个案子的相同处定性,坐立难安的报社记者们便捷足先登地与凶手取得了第一手的联系。9月27日,中央新闻社称自己收到了一封来自凶手的用红墨水写的信。信中称笔者自己就是凶手并且将会杀害更多的人。正是在这封信中第一次出现了那个闻名百余年的名字,信的落款为“开膛手杰克”(Jack the Ripper)。尽管后来英国警察署的专家鉴定这封信是报社的记者为了报社的销量而伪造的,但“开膛手杰克”这个朗朗上口的称呼则一时间响透了伦敦城的大街小巷。

很快的,这个小报销量的主力军“杰克”先生便不负众望地又在当月30日的同一夜谋杀了两个女性工作者。44岁的伊丽莎白史泰德和46岁的凯瑟琳艾道丝。尽管两个案件中的死亡时间非常接近且犯罪手法非常不相同——伊丽莎白未造到刨腹、仅仅死于颈部动脉的失血过多,而凯瑟琳则和之前案件中的受害者被刨腹和割肉。 隔天的报纸还是大肆渲染神力“杰克”是如何像鬼魅一般同时残杀两个妓女的。更令人讶异的是,又是同样的中央新闻社在10月1号命案的第二天,就又收到了一封据称是在前一天就已经寄来的杰克的来信,信中称自己为“顽皮的杰克”(saucy Jack)。信中的提到了很多案件细节都与真实情况十分相符,包括受害人凯瑟琳的耳朵被割等等。当然,后来这封信也被发现是撰写上一封信的同一个记者伪造的。

报纸的大力宣传,全伦敦会识字抑或是耳朵不聋的人都知道了开膛手杰克是一个身材高大、冷酷无情并且拥有一定外科知识的男性。尽管真实情况从来没有人确切地知道过,但这并不妨碍想象力丰富的市民和伦敦市井大妈发挥余热。很快的,零零总总的犯罪嫌疑人达到了十几个人之多。在铺天盖地的小报叫卖声中,伦敦城仿佛忽然之间变成了人间炼狱,这个化身成为了“被忽略的复仇者”(The Nemesis of Neglect)的开膛手杰克似乎要用他锋利的外科手术刀夷平整个East End。警察局和不同的报社陆续收到了各种各样的举报信和声称来自凶手的不同字体的几百封来信。显然,那几个残破的妓女尸体点燃了整个伦敦城。

10月15日,开膛手杰克谋杀大戏迎来了另个高潮。白教堂地区居民自发的白教堂警戒委员会收到了一封装了一小部分人类肾脏的信件。信件的开头为“来自地狱”(from hell),用黑墨水书写,字体和前两封不一样,并且没有署名。书信的语言非常简单,没有任何对凶案的描述,仅仅是告知肾脏的一部分已经煮熟吃掉了。尽管这封信的真实程度至今仍然没办法得到确认,但这却是公认的唯一一封最有可能是凶手本人书写的信件。

最后一位被归于开膛手杰克系列杀人案件中的受害者是一位很年轻的女士——25岁的玛丽凯莉。11月9日,玛丽被发现惨死在自己租的房间里,全身赤裸颈部有勒痕,胸部和腹部被剖开,心脏遗失,脸部的耳鼻和乳房也被割走。尽管犯罪手法非常恶毒,但也有人认为这并不是开膛手杰克所为。因为以往命案都在室外并且实施时间短,而玛丽死在自家房中,并且凶手显然逗留了很久。但无论如何,杀害玛丽的凶手也并没有被找到,这笔帐是算到了开膛手杰克的头上。玛丽案件后,开膛手杰克仿佛人间消失了一般彻底离开了公众的视野。被指责无能的英国警察最终也没能找到线年不得不停止对白教堂系列凶杀案的侦查。

从此,开膛手杰克彻底成为了一个悬案,直到今日还有人不断地试图找出当时的真相。有人还大胆推测线年,DNA专家在受害者凯瑟琳的披肩上找到了证据证明凶手就是波兰移民犹太人——亚伦科斯米斯基(Aaron Kosminski)。但因为证物年代久远,这项发现并没有得广泛的认同。

在“开膛手杰克”一案的众多嫌疑人中,比较知名的有马塔古·约翰·杜立德,一位律师、运动家和业余板球选手。后来他由于受不了精神压力而选择了投河自尽,而他失踪与死亡的时间距离第五起凶杀案不远,且他死后凶杀案不再发生,这让当时许多调查员认为他就是开膛手本人。此外还有塞维林·安东尼诺维奇·克拉索威斯基,一个有着暴力倾向的男人,他有着一定的医学常识,后来因毒杀三名女子而被判处了绞刑。甚至由于此案过于轰动,当时诸多学者、作家、医务工作者也对针对已有证据做出了分析。其中大名鼎鼎的亚瑟·柯南·道尔(《福尔摩斯探案集》的作者),以及知名的外科医生威廉·史都华·豪斯泰德更是指出“开膛手杰克”有可能是一位女性!该理论的支持者相信该名女性凶手的工作是接生员,这样她就能在不引起注意和嫌疑的情况下身着沾满血腥的衣服,而且要比男人更能获得受害者的信任。符合这一理论的嫌疑人包括玛丽·皮尔斯,她曾经于1890年10月杀害了情人的妻子与小孩,尽管,并没有证据显示她曾当过接生员。而另一位嫌疑人,则要比玛丽出名得多。她的名字叫莉兹·威廉姆斯,是英国皇家医生约翰·威廉姆斯的妻子。

有人说,因为被害的5名妓女都和她的丈夫发生过关系,所以莉兹心生妒恨,愤怒至极,直接手刃小三,将她们一一杀害。因为很显然,莉兹不仅有着杀人动机,更有杀人的本事。可不是空姐戴着有色眼镜看人,一个家庭条件优越的富家太太,需要多么孔武有力,才能和有着丰富生活经验的街头姑娘对抗,并把她们开膛破肚啊?另一位嫌疑人,叫做亚伦·柯斯米斯基。DNA技术取得进展后,亚伦·柯斯米斯基一度被锁定,成为了嫌疑人的大热。

还记得杰克一案中,有一位叫凯萨琳·艾道斯的受害者吗?她遇难时的披肩还一直残存于世,于2014年被一位名叫拉塞尔·爱德华的商人从英格兰萨福克郡的一场拍卖会上买走。从这件披肩上,刑侦专家找到了一处DNA,结果显示上面的DNA正好属于亚伦·柯斯米斯基。

此人是伦敦犹太人社群成员,没错,我想大家都记得杰克曾在墙壁上写下的,跟种族有关的那句话吧!“TheJews are not the men to be blamed for nothing(犹太人不是无故会遭人怨恨的民族)”。这是不是说明,杰克真的和这位看似衣冠楚楚的亚伦先生有关呢?有目击者声称在案发现场附近见到过他的踪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mvec.net/,杰克-奥康奈尔后来因为精神疾病,亚伦于案发两年后的1891年,被送往精神病院进行疗养。疗养期间,他多次出现幻觉与幻听,并终日恐慌,觉得自己会被人杀死吃掉,在痛苦中离开了人世。不过由于这件披肩实在是年代久远,而科学家Jari Louhelainen在针对披肩上的DNA进行鉴定后,认为此DNA出现了一种名为314.1C的基因突变。这种基因十分罕有,即便是就全世界而言,拥有这种基因的概率也不过是0.000003506,也就是1/290000,所以这导致了亚伦就是杰克的这个可能被推翻。结合上面所提到的DNA技术,如果能从当年杰克寄到报社的肝脏上提取到被害人的DNA,确认那半块肝脏真的是受害人所有,那也就说明寄出这封信的,一定就是罪犯本人。后世的字迹专家也确实对于这封信件做出了鉴定,认为其很可能出自当时的一位嫌疑人,自称“医生”的法兰西斯·塔布莱特之手。

据多处证据指出,法兰西斯曾有过收集女性器官并按照社会等级进行分类的变态行为,虽然他只是个非专业的医生,但他的妻子却做过妓女。这些都有可能成为他犯罪的动机,也充分解释了他对于女性,尤其是妓女以及女性性器官的极度厌恶与憎恨。

相信看过《犯罪心理》和《别对我说谎》的人都知道,一个人的心理是构成他犯罪的根本。回望杰克的犯罪生涯,我们不难看出,他对女性有着一股异于常人的憎恶,尤其是那些靠出卖肉体为生的,处于社会底层的妓女。他有明显的特质:连环杀手、行凶对象是妓女、异常残暴,甚至是食人。

纵观历史上的几大连环杀手,心理学家总结,这一类罪犯通常拥有以下几种心态:

为此,小编特意去翻阅了有关犯罪心理的书籍,发现暴力谋杀以及性犯罪者都有着一些共同的特征。比如许多被指控和宣判犯有强奸罪的男性,在犯下这项罪名之前就已经长期和社会存在冲突。其中大约四分之一的暴力强奸犯之前就有过强奸的罪行,大约三分之一有暴力犯罪和被捕的历史。

研究文献显示,相当比例的性罪犯在童年时期既遭受过又遭受过身体或语言方面的虐待,这一特征在成年和青少年罪犯中都存在。从职业上看,被捕的性罪犯多来自社会底层,而犯罪的主要动机也被分为四种:机会型、广泛愤怒型、性满足型、报复型。小编虽然不是什么犯罪心理专家,但综上所述,杰克犯下这些虐杀的原因也有些呼之欲出了。按照这些,大胆地针对“杰克”做出了以下的犯罪侧写——男,白种人,年龄在30至45岁之间,有着一定的经济基础及犯罪前科,没有配偶,或者说没有固定的伴侣。

从几位受害者被残忍杀害却没有遭到性侵犯(其中一位受害人的阴部被硬物多次贯穿),我们可以推断出,杰克可能有着一定的生理缺陷,唯有杀戮和鲜血才能令其达到性满足。而案发的白教堂附近,时常有巡警出没,杰克可以在避开目击者的情况下行凶,说明其有着一定的反侦察能力,且对犯下的几起案件都早有预谋。他选择在夜间以妓女为作案目标,除了童年时可能遭受过虐待,对女性有着仇恨之外,还说明他可能在对建立男女关系上缺乏自信,导致其不善言辞与交际。由于前两起案件都存在着伤害过度的情况,这说明杰克本人性格暴虐,至于将被害人刨腹,取走器官当做纪念品,甚至食用,则暗示着在不断杀戮的过程中,杰克的内心也开始产生了变化,甚至开始膨胀,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关注自己。

admie

作者admi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